印章知识时刻了解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印章知识

救援檔案:納雍縣危情時刻的年度記憶

2022-05-29

2021年,在貴州納雍2448平方公裡的大地上,有一些猝不及防的破壞性事件出現在119的報警台賬中。日歷,雖然已經翻了過去,但刻印在特殊時刻的那些救援行動,卻永遠存儲在納雍消防的檔案裡,存儲在救援者與受助者的回憶中!

這一天,納雍消防站副站長杜鶴林一如既往地堅持著消防站“養兵千日”的例行科目訓練。14時15分,一個救援電話打亂了杜鶴林的訓練計劃……

織納路誠濟醫院旁,是一爿民房。民房中間,不期然就出現了火情,濃煙和刺激氣味第一時間告訴附近的人們,身邊已經發生了什麼。

一路上,杜鶴林保持與報警人聯系,詢問起火的部位、被困的人數及位置,詢問斷開電源沒有,同時他還給同車戰友布置任務。

火苗是從一樓樓梯間堆放的雜物裡躥出來的,再躥到二樓及以上的走廊,引燃堆放的雜物,並且還從一樓反扑到外面,引燃一輛轎車。

這是六層的平房,濃煙封鎖了樓梯口,刺激氣味彌漫在空中,樓上住戶無法從樓梯口逃離現場,隻有趕緊滅火才是正確選擇。

在水火不容的較量中,火勢迅速偃旗息鼓,分工合作的戰友沖進屋內,迅即救出6名被困人員,其中包括1名不滿周歲的嬰兒。

這一天,在張家灣鎮幸福村舊院組,一施工人員要接電信的網線,卻誤打誤撞地碰到了供電線路,強大的電流瞬間將其擊倒……

十處唱歌,消防員有九處在場。對這一起電擊事故,自然少不了消防員——趙強,成了參與此次事故處置的排頭兵。

趙強他們乘坐的城市主戰車進入幸福村后,道路變窄了,城市主戰車不能再前行,車上裝載的消防裝備無法搬運,隻能請當地派出所的警車幫忙轉運到事發現場。

這是夏天,濕氣在高溫下蒸騰,像洗桑拿,人又熱又渴。軍營的規矩,讓身著橘紅色消防服的趙強他們不能像事發現場的圍觀者一樣袒胸,盡管熱,帽不能摘,衣不能脫,勁不能鬆。

死者家屬沒有到達現場,現場不能觸碰。他們隻能等待。這時候,他們最大的困難,不是事發現場的處置,而是如何對抗來自自然的濕熱。等待中的他們,又一次體驗到了什麼叫做“汗流浹背”。

等了5個多小時,死者家屬才趕到現場。這時,天色已經黑盡。得到處置命令,趙強等7名戰友在斷電狀態下開展處置作業,用手電照著,按照現場調度者的吩咐,一點一點地搬移尸體,清理現場。

現場,張濤了解到,被困者是一名20歲左右的男子,當天早上與家人發生口角,一時想不開,就跳了下去,生死未卜。

報警人介紹,深洞底下還有暗河,洞裡還有村民丟棄的生活垃圾。其實,現場隱隱約約的垃圾臭氣已經讓張濤明白了救援的環境,臭氣讓他無所適從,濕滑的洞壁更讓他望而生畏,但身上消防服的橘紅是群眾信任的色調,他和5名戰友得維護來自民間的最大信任。

選擇橘紅顏色作為裝備色,這是這一行業最正確的符號選擇。選擇當一名消防員,則是張濤想要淬火歷練的最正確路徑。橘紅,代表的是溫暖,從戎,代表的是成長歷程。

洞底是一個與現實人間大相徑庭的世界,有森森的白骨,有潺潺的暗河,他自己則有隱隱的心虛。張濤發現,跳洞男子身體斜靠在一邊,身下就是白骨,身上全是淤泥,頭部嚴重受傷。他試了一下鼻息,發現人還有氣息,只是不能說話。

中午時分,被困洞底3個多小時后,男子被成功救出,送往醫院搶救。張濤說:“這天正是我的生日,成功從洞底救出被困男子,是我成長過程中的最好生日禮物”。

7月21號這天,“不怕水、隻怕鬼”的一位當地少年,趕去湖邊戲水。他知道這個地方成湖之前的地形,哪裡有溝,哪裡有坎,他不含糊。

但農諺又說:“水中死的,全是水鷂子。”這個“不怕水、隻怕鬼”的當地少年,不幸被這一農諺說中了——戲水途中,他一個不慎,人就頓然消失在茫茫的深水中。

蘇瑤瑤奉命抵達現場,觀察了水域情況后,裝備加身,入水搜尋,22分鐘后,溺水少年的遺體被蘇瑤瑤打撈上岸……

盡管常識告訴蘇瑤瑤,人在水下能夠憋氣的時間上限一般是3分鐘,超過3分鐘,人幾乎無生還可能,但他入水搜尋時還在想:希望發生奇跡。可惜,蘇瑤瑤的心願還是輸給了客觀的常識。“年紀輕輕的,就這樣沒了,可惜!”蘇瑤瑤嘆息。

在“人民至上”的新時代理念下,消防救援考驗的,不僅是消防員的經驗與毅力,還有他們敢為人民群眾付出一切的犧牲精神。

當天下午,在玉龍壩鎮玉龍壩中學旁邊,一個12歲的少年陪同爺爺去地裡採豆子時,不慎失足掉入地裡的一個洞穴之中。17時1分,接警后的李濤帶領6名戰士火速趕到現場。

李濤觀察了一遍,洞口全是泥土,而且疏鬆,腳一踩,都會往下掉。頓時,他心裡有了數,也多了幾分自我防護意識。

這是個旱洞,沒有張濤在龍場鎮補魯村黃家寨附近吊下去的那個深洞陰森,但抬頭看看瘦成一個鍋口大小的洞口,李濤心裡自然又想到了疏鬆的泥土,甚至想到了最不願意出現的種種可能。

自己是奉命救人來的,的不要多想了,趕緊施救,最不願意出現的種種,都次要了。他邊捆綁受傷少年,邊想。

一條來到城市的蛇,任性而勇敢地鑽入一戶居民家中,想要恫嚇主人,結果,主人把與蛇過招的事交給了消防員。

9月12日11時11分,消防救援站接到了來自納雍縣城四小旁邊一居民的求助電話,讓消防員幫忙捕蛇。

劉杰知道蛇是國家保護動物,也認可它是偶然迷路的主,就生了善念,將它帶到一個遠離城市的地方,放生了。

報警地是宣慰街道宣慰社區19棟1單元,這裡是新城區的高密度居民區。火情失控,將會“火燒連營”。

多功能主戰車、通訊指揮車、水罐消防車相繼開出營房車庫,消防救援養成的慣性思維又讓王宏軍在行車途中琢磨起來:就近的水源點在哪?有沒有被困房間的人員?電源斷開了沒有?可以說,多年的訓練,讓這些救援常識固化成了他的本能——他就是一台性能良好的發動機,給油就狂跑,制動就立停。

起火的地方在三樓,濃煙很大,圍觀的人很多。王宏軍現場一打聽,知道被困的3名小孩已經在第一時間被好心群眾救了出來,剩下的家具、衣物等等,已經來不及搶救了。

十萬火急之際,他和戰友劉杰疏散了圍觀群眾,迅速架好水槍,強大的壓力將水柱直接噴向了火點,火勢被壓住。

危情時刻,13名消防員的默契配合,13套橘紅服裝的來往穿梭,讓散到安全線外的群眾翹首稱道:“關鍵時刻,還是人家伍專業、勇敢。”

汽車空間狹小,並儲有油氣,一旦起火,車內裝飾材料、輪胎等燃燒后,會產生極高的溫度和有毒的濃煙,甚至易發爆炸。

10月15日17時36分,陳海就遇到了汽車燃燒的救援報警,結果,他以教科書式的辦法處置了這一汽車燃燒事件,把車主的損失降到了最低。

陳海出警的路上,心裡一直在想:起火原因是汽油泄漏所致?還是車內易燃物品所致?如果是前者,失控的最后邊界就是爆炸,損失就不僅是車輛本身。

到達現場,目擊者告訴陳海,車內原有一小孩,剛剛起火時,小孩就被及時救出來了,眼下要處置的,就是先扑滅明火。

架好水槍,水柱集中射到燃燒的車身上,明火迅即消失,濃煙也開始四散,但刺鼻的燃燒氣味還是不停地攻擊陳海他們一行6人。

救援結束,陳海梳理這一次出警,無論預案,還是速度與方法,都有教科書范,就給自己打了96分,“不打滿分,打滿分容易驕傲”。

夜裡9時3分,消防大隊的電鈴緊急響了起來。對電鈴響幾聲表示什麼情況了如指掌的楊志武知道,又是警情。

原來,一輛途經鬃嶺鎮的大挂車在鬃嶺街上失控,翻到山坡下面。事發突然,系著安全帶的司機沒有來得及跳車逃生,車就滾到了坡下。報警的時候,駕駛員正卡在駕駛倉裡。

現場,張僮僮他們協商,由協調2台吊車到場營救。2台25噸的吊車開來了,可就算使盡九牛二虎之力,也無法撼動挂車,張僮僮隻得重新協調更大的吊車來幫忙。

李濤為此內疚:“如果大型吊車能夠早點到達,我們可能就會挽救一個家庭、一個父親、一個丈夫。我們的重型裝備還真的缺乏,遇到特大險情顯得無能為力!”

10月16日10點過鐘,縣城星宇小區19棟3單元301室的住戶使用液化氣瓶做飯時突發意外,液化氣瓶口至燃氣爐之間的導管部分起火,一時間,火勢失控,迅速在廚房蔓延開來。

一輛拉煤的貨車,追尾前面一輛廂式貨車,強勁的沖撞力導致后車駕駛倉被擠壓變形,駕駛員雙腳被緊緊卡住,動彈不得。

劉杰是這次事故的救援主力。路上,他一直與報警人對接,了解被困人數、位置,還問120救護車到了沒有。

這種救援被卡司機的活,劉杰經歷得不少。他和戰友配合,使用液壓破拆工具,撕開駕駛倉的堅硬金屬,直到獲得可供挪騰的空間,才輕輕將的駕駛員抱出來,交給一切就緒的120醫護人員……(圖/文 周春榮、代麗萍)

本報貴陽11月1日電(記者汪志球)目前,貴州濕地公園總數已達53個,其中國家濕地公園45個,形成了濕地類型自然保護區、濕地公園、濕地保護小區等不同保護形式的保護體系。截至2020年,全省濕地保護率達53.61%。…

開欄的話 人社部近日公布,1—9月份全國城鎮新增就業1045萬人,完成全年目標任務的95%。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加147萬人,增幅為16%。…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