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章知识时刻了解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印章知识

近代兰溪本地刻印书刊所见录

2022-05-28

南宋以来,兰溪的经济、社会文化有了明显的跨越发展,当时婺州各县包括兰溪在内,刻书印书业相当发达。新版《兰溪市志》转引《浙江省出版志》的记述:宋代“婺州所辖诸县,除金华外,兰溪、东阳、义乌皆刻书,兰溪尤盛,通称婺本”。唐代名僧贯休的《禅月集》注明“此本为宋嘉熙四年(1240)兰溪兜率寺僧可灿所刊”。明清兰溪地方经济更是进入相对繁荣阶段,同样社会文化也紧跟上经济前进的步伐。《中国古籍版刻辞典》记载明万历年间,兰溪人章有成的“片玉斋”刻印《枫山章先生文集》9卷。然元、明、清早中期,兰溪所刻书籍存世凤毛麟角,大多湮没在历史长河中,几近失传,成为兰溪印刷史研究中一个空白期。

历史进入清末的近代社会,兰溪的刻书印刷、出版行业呈现出相当活跃状态。据《兰溪市商业志》记录,二十年(1931)各行业营业状况:印刷7家,纸业13家。二十四年(1935)兰溪实验县各业商店概况统计:书业2家,纸业12家,石印业3家。32年(1943)城区商业各行业分布情况表,其中纸业:江慎言堂、陈振和、正和、坤泰元、泰和、新民、程德记7家。37年(1948)城区商业各行业分布情况表,印刷业:华新、春记、文化、一新、三春、民生、王林、双生8家。36年(1947)资料,纸业:陈振和、正和、慎言堂、坤泰、泰和、开泰、官寿记、益华、王益泰、王诚。34年--38年(1945--1949)各行业情况调查表中,印刷业8家。《金华图书概览》、《兰溪市文化志》、新版《兰溪市志》三家的记载有关内容类似,建国前兰溪的出版发行机构:慎言堂,开办于清光绪年,32年(1943)左右倒闭(一说解放初)。普通书局,3年(1914)前后开业,约6年(1917)停业。商务印书馆兰溪分馆,8年(1919)开设(实为4年),31年(1942)迁金华。世界书局兰溪分局,10年(1921)开设,34年(1945)关闭。中华书局兰溪分局,14年(1925)开设,22年(1933)停业。协记庄,16年(1927)开设,1949年停业。亚记教育用品社,20年(1931)开设,1951年被接管。教育用品消费合作社,25年(1936)开设,三年后关闭。战时书报社,27年(1938)8月开设,次年关闭。广众书店,25年(1936)江西玉山人符三白经营,1949年改业。民智书店,30年(1941)开设,1949年停业。育新书局,35年(1946)唐樟富开办,1956年公私合营。大众书局,37年(1948)开设,1950年并入新华书店。另外,新版《兰溪市志》还记载了四家:平民习艺所、经济印刷所、五林石印局、三春石印局。方念裕著《兰溪商会百年》中,论及37年(1948)前兰溪各行业分布,纸业:陈振和、正和、慎言堂、坤泰、泰和、开泰、官寿记、益华、王益泰、王诚10家。印刷业:华新、春记、文化、一新、三春、民生、王林、双生8家。笔者所见一份文献实物,题为“浙江兰溪县纸书业劳资双方协定履行成约”,盖“浙江兰溪纸书业店员工会印”,落款:16年旧历八月廿三日(1927年9月18日)。内有当时兰溪纸书业商号名录,分别是:陈泰和、程德记纸栈、泰和裕、罗国记庄、人和、慎言号、程祥记、仁泰兴、文元协、唐天记、新民纸号石印局、郑集和堂义记、杨培兰轩隆记印刷所、陈振泰纸号。由于历次战争和社会动荡、变化,兰溪的近代出版实物资料逐渐消失殆尽。笔者从保存地方乡土文献的角度出发,经过一段时间的资料收集,将兰溪近代本地刻印书刊所见所得的相关信息汇集,按出版机构分别罗列,披露成文,权做抛砖引玉,希望同好指正,以期不断补充完善。

据2005年版安徽省《歙县志》记载,歙县人江锡麟在兰溪开设慎言堂纸号。慎言堂是兰溪近代最著名的出版机构,开设时间通常认为是光绪年间,但又有它在同治年份刷印的书籍实物存世。慎言堂以木刻板印为主,其刻印的书籍遍布各地,至今尚存不少,所见实物如下:

(2)《大圣五公海元救劫转天圆经》,木刻本,款记:“光绪庚子(1900)仲秋重刊,浙兰西门慎言堂发行”。

(3)《四书便蒙》木刻本,款记:“兰邑西门街慎言堂石印”,此书标注石印。实为木刻本,清末石印本风靡一时,慎言堂跟风挂名,以吸引读者。

(1)《见心集》,木刻本,尺牍书,星源(婺源)汪文芳辑,四卷四册,开本15.5乘11.4厘米。款记:“同治癸酉(1874)新镌, 浙兰裕源堂藏板”。

(2)《详註分韻试帖青云集》,木刻本,科举用书,款记:“光绪丙戌(1886)春镌,浙兰裕源堂藏板。

(3)《敬灶全书》,木刻本,款记:同治庚午(1870)冬刊,兰邑太和轩藏板,裕源堂书坊刷印。

(1)《玉历钞传》,木刻本,款记:“同治壬申(1872)重刊,兰邑徐福茂藏板,文华堂书坊刷印”。徐福茂即后来的西福茂,是兰溪有名的南货号,该商号也保管木刻印刷书版,兼营印刷业务。

(2) 《新增幼学对相杂字》后付幼学三字巧对,木刻本,开本为18乘12.7厘米。款记:“同治庚午年(1870)重刊,兰溪文华堂梓行”。

(1)《中医求是月刊》,石印本,民16年(1927)第1、2 、3 、4 期,浙江兰溪中医专门学校张山雷编辑,款记:“兰溪培兰轩”。

(2)《文昌帝君救劫葆生经》,石印本,款记:“戊辰十七年(1928)兰溪黑虎巷杨培兰印刷所承印”。

(1)《疔疮五经辨》,木刻本,款记:“光绪丁未(1907)夏五,板存兰溪育婴堂,印送者不取板资,兰溪王恭寿堂刊”。

(1)《杨椒山先生遗集》,木刻本,款记:“光绪庚寅(1890)春镌,板存兰邑官桥余振记刻字店,存心堂藏板”。

(1)《返性图纂正》,木刻本,款记:“光绪丙申(1896)年刊,浙兰自反斋校订,板存兰溪育婴堂”。

(1)《嘤求》月刊第一期,铅印排字本,兰溪浙江地方银行行员互助会嘤求月刊社编辑,中华十七年(1928)一月一日初版,款记:“兰溪协记庄印刷所”。

(2)《重订中风斠诠》三卷,著作兼发行者:兰溪中医学校张山雷,癸酉(1933)三月铅印本,款记:“兰溪协记书庄印刷部”。

(3)《沈氏女科辑要笺注》铅印全二册,张山雷著,民二十三年(1934)孟秋增订第五版,发行者:浙江兰溪中医专校邵乐山,承印者:兰溪协记书庄印刷部。

(1)《民议报》,石印,中华二年(1913)一月十日,编辑部 在云山学校,发行所 在兰江旅馆,代印处 :启新石印局。

(1)《中风斠诠》三卷,张山雷著,中华十一年(1922)十月兰溪第二次印行,总发行者:兰溪中医学校,印刷者:兰溪福华石印所。

(1)《达生保婴汇编》,木刻本,开本24乘15.5厘米,半框开本18乘14厘米。前有悟元子序,后附《阴骘文》、《太上感应篇》、《戒溺女文》、《达生保婴汇编》、《小儿初生摘要》、《方药》、《胎产奇方》、《慈幼编》,末刊《达生保婴汇编芳名》。款记:“光绪庚寅(1890)孟秋,板存兰溪三坊阮诚意堂”。

(1)《达生保婴汇编》,木刻本。款记:“光绪庚寅(1890)孟秋,兰溪渡渎章光裕堂刊”。女埠渡渎村有刻印书籍的历史传统。

(1)《精本袁了凡先生四训》,石印本,十二年(1923)秋月初版。募印人:补过斋主人,流通者:泰和裕纸号。承印者:泰和裕印刷所,兰溪南门内。

(2)《表贞录》,排印本,密溪岩奉道信男六三子沐手敬书时年七十四岁。款记:“兰溪泰和裕纸号新增铅字印刷所”。

(1)《新刻十里亭全本》,木刻本,封面题:李小姐十里亭全本,益善堂新梓,款记:“兰邑谢益善堂藏板,光绪丙午年(1906)重镌”。

(1)《柳真君训男孝通俗歌》(龙附八珍),石印本。书末题记:龙游徐子祥印送一千本,款记:兰溪南门外城弄大观石印所代印。年份不详,应是初年印本。

未知刻、印机构名称,当时政府、社会团体的铅印本众多,尤其抗战胜利后出版物(报刊类)更多,仅罗列两例。

(3)《浙江省兰溪区第二保长训练班第一期学员通讯录》,铅印本,中华二十五年(1936)三月。

从目前现存书籍实物观察,近代兰溪本地刻印的最早书籍是文华堂《书经正文》、《星评要诀百年经》及慎言堂《星评要诀百年经》。文华堂、慎言堂均刷印过《星评要诀百年经》,时间在同治戊辰年(1868)。仔细观察对比两家刷印书籍的首页牌记(版权页),“慎言”两字字体有异,应挖改了“文华”两字而成,因此,可以判定《星评要诀百年经》是文华堂于同治戊辰年(1868)首版刻印发行。之后,慎言堂取得了文华堂这部书的木刻印板,挖去牌记中的“文华”两字,重新嵌入“慎言”两字,然后再版发行。另外,明清时期兰溪各姓氏宗族的编修、刷印很频繁,历次邑志编纂刷印也多,这也是印刷史研究中一个重要环节,但不在本文所述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