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章知识时刻了解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印章知识

成都破获近年来最大伪造买家机关证件印章案

2022-08-19

今年8月4日,当民警冲进成都高新区一间出租屋内时,都吃了一惊:“屋里面堆着房产证、结婚证、离婚证、记者证、身份证、国土证等数不清的证件,还有数千枚假公章。”

后经统计,在这个100平方米左右的出租屋内,堆放着8000多枚假印章成品,和大量未来得及出手的假证件。

这也是近年来成都破获的最大一起伪造、买家机关证件、印章案。在犯罪嫌疑人相继落网后,假证团伙背后严密的组织结构和利益链条也浮出了水面。

今年7月9日,高新公安分局民警在蓝天立交附近,挡获了3名正在公路上发卡的少年。在他们发放的联系卡上,写着:可代做各种证件印章。

经过讯问,他们说出了上线刘明华(化名)的名字。8月4日,民警顺着刘明华提供的线索,在高新区一出租屋内,找到了假证和假印章的加工作坊。

当民警破门而入时,出租屋内共有4个人,几台电脑上正在制作假公证书、假结婚证和假公函。房间的一角堆放着几个大箱子和十几个塑料袋,民警凑近一看,这里面全部是伪造的政府、法院、企事业单位的公章。而在墙边的两个大书架和箱子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假证。

经现场统计,单是伪造的各式印章就达到8000多枚,而这些仅仅是这个团伙没来得及出手和日常做假证时使用的印章。

在出租屋内,贴着一张名为《团伙守则》的作坊章程,这是作坊出资人陈同(化名),为“规范工作”特别制定的。

《守则》规定,团伙成员每天9点上班,做完一天业务订单后才能下班,不能在工作地点打闹,不然会被处以20元-500元不等的罚款;出资人每月将拿出一笔资金,给团伙成员“娱乐”。

这个假证团伙的大部分成员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内部等级很严密。陈同是出资人也是团伙老大,他平时不会到作坊来,作坊内的“技术人员”都是通过陈同的助手才能联系上他。技术人员只能接陈同发展的业务员发来的订单。每个业务员手下又有数名未成年人充当“卡娃”。为安全起见,陈同会在“卡娃”成年后,挑选少数“有前途”的人,来担任技术人员。

如果不是因为作坊里一名技术人员违反《守则》规定,私自联系刘明华展开业务,警方要想破获这个团伙,还要多费一番周折。

目前,陈同等8名涉案人员已被高新区检察院正式批捕,而那些找陈同、刻假章的人,也面临公安机关的调查。

成都一家公司为了帮客户要到资金,以数千元的价格,在陈同的作坊里订了6本假房产证,用作资产证明,已经因此受到调查。而还有大量假身份证、出生证明、公文的买主,警方正在进一步核实中。

经过调查,陈同等人都没有接受过正规的专业培训,陈同本人也是“卡娃”出身,只是最近一年多才开设了这个作坊窝点。警方判断,在他们背后应该有地下的专业培训和专业机器原料的提供者。

在这个作坊里,一枚假公章只需要十几分钟就能制作完成,“出厂价”只要40元,卖给购买者则高达数百元。印章被伪造的单位,大到省厅级政府单位,小到社区机构,包括法院、大学的印章都在被伪造之列。

陈同等人制作的假证也是五花八门,“可以说无论哪个单位印发的证件,他们都可以伪造。出生可以伪造出生证明,结婚、离婚还有死亡证明,毕业证、甚至是国家机关的公函,都是他们的业务范围。”承办检察官蔡荣荣说,虽然陈同一再掩饰自己的犯罪获利,但是这个作坊仅一个月的运作成本就高达3万多元,其规模可想而知。(华西都市报记者 肖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