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章知识时刻了解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印章知识

既然你去找安格朗兄长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2022-08-03

祈祷室之内,莫吉安娜平躺在床铺上,湖神女巫额头上出了很多细汗,她的小手紧抓着床单,另一只手抓紧了莱恩的手。

白色的长裙已经被解开,莫吉安娜羊脂美玉般的小腹肌肤上,莱恩的指尖正在闪烁着雷电之力,灵能被他汇聚在指尖,轻轻地刻印着一个银色的花纹。

莱恩全神贯注地将自己的灵能刻印在莫吉安娜的身上,湖神女巫洁白的贝齿轻咬着嘴唇,她握紧了莱恩的大手,忍耐着刻印的刺痛、以及一种奇异的感觉。

忍耐了一会儿之后,痛苦渐渐地远去了,一种暖洋洋的舒适感让湖神女巫握紧了莱恩的手,她这次没有用枕头遮着自己,满脸红晕地朝着莱恩低声道:“好……好了么?”

“好……好。”莫吉安娜温柔的眼眸看着额头也微微出汗的莱恩,她轻声说道:“没关系……不用那么急,慢慢来。”

银色的爱心图案两边张开着漂亮的羽翼,爱心的中间有着一把利剑和盾徽的图案,正在莱恩的灵能激活下闪着光。

“我的殿下,请好好休息。”莱恩将被子盖上,就要离开,他待在这个祈祷室里面总有些奇怪,每当他背对湖中仙女的圣像的时候,就能感觉到一种揶揄和玩味的目光注视着他,一旦转过身又好像是种错觉。

莱恩起得迟些,男爵自己换好了衣服,将床铺上被滋润得很好,满脸光泽的奥莉卡轻轻一吻,然后朝着城堡外面走去。

“去哪儿,亲爱的?”刚要出城堡,莱恩就被维罗妮卡叫住了,嘉兰女巫的脸上也有着动人的红晕,昨天晚上她和黑暗精灵专门分好了时间,一整套弄完之后嘉兰女巫就心满意足地揉着腰去休息了。

“既然你去找安格朗兄长,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要抓紧盖我的巫师塔,这估计需要一两年的时间。”维罗妮卡点点头,女巫脚步轻快地前往巫师塔的修筑之地。

春季的夏隆森林鸟语花香,时间还未到夏季,布列塔尼亚的气候温和宜居,莱恩心想精灵当初在这里大规模殖民不是没有理由。

森林深处的一处林间峡谷之内,不起眼的丛林深处,一条清澈的小溪从峡谷间流出,通往峡谷内的道路被许多的石头阻隔,峡谷内的主人不欢迎外来人,至少两个绿皮首领的脑袋和七个野兽人兽王的脑袋说明了一切。

“我喜欢这个地方,我喜欢这里的安静,还有喜欢这里的美丽,这能让我安静下来。”就在小溪边上,莱恩和安格朗两个人正在烤肉,有两位帝皇禁军在翻转着烤架,一头巨大的野猪被挂在烤架上面烤。

禁军领队“大块头”没有戴头盔,几个人坐在溪边的岩石上,抓着猪肉就是一顿猛啃,众人都在聆听莱恩讲述着自己对抗混沌大魔的事。

“纳垢的大魔么?”安格朗低声说道,他啃了一大块烤成金的猪肉:“就像你们知道的,我曾经是恐虐的恶魔王子,再早之前,我是吞世者基因原体,死在我手中的大魔不知凡几,莱恩,我的兄弟,做得很好,你完成了对混沌大魔的第一杀,要知道,作为原体,我们这些兄弟们谁手上没有杀过一打的混沌大魔?”

“这不是很值得自傲的事。”莱恩大口吃肉,他的脸上看不出特别得意:“首先,当时的魔法之风非常微弱,纳垢大魔驭脓者能发挥出的力量有限,再者,湖中女士和邪神的对抗进一步削弱了大魔的力量,我们如此之多的圣杯骑士和白狼骑士围攻之下,依靠着白狼选帝侯圣剑和劳恩公爵的帮助,我才在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之下勉强放逐了纳垢大魔。”

“哈哈哈哈!”安格朗哈哈大笑,他用手拍着莱恩的肩膀:“莱恩,你的成长已经足够快了,你知不知道,有个唱诗班出身的家伙参加大远征开始就没有杀过任何一头大魔,还差点被战犬级的泰坦一脚踩死,就算堕落之后,他的实力依然弱得让人无语,我就算让他两只手都可以把他打成一团肉酱!”

“腐朽之父纳垢和好战的血神恐虐不同,纳垢的实力并不输给恐虐,但是它不爱动,也不爱主动发动战争,纳垢最大的爱好是整天在它的国度里面研究新的病毒配方。”安格朗将一大杯红酒饮下,然后大手一抹,接着说道:“即使如此,也决不能小看纳垢大魔的威力,你现在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很好了,被削弱的大魔,也是混沌大魔。”

“肥宅?之神?哈,还挺形象的!”安格朗仔细想了一下,哑然失笑:“是啊,又肥又宅,确实是肥宅之神了。”

坐在一边的帝皇禁军听见两个原体肆无忌惮地拿混沌四神开玩笑,总有一种异端的感觉,如果是一般情况也许禁军早都动手毁灭现场了。

安全屋之内堆着很多东西,是安格朗的各种战利品,包括大量的金银和许多头颅,屋内的光线很暗,安格朗打开了窗户采光,让莱恩参观他近来的收藏。

“这正是矮人的作品,兄弟。”安格朗取出一个袋子,里面有十几枚这样的符文金石头,精致的做工,神秘的菱形符文,还有整齐的边角,无不说明这是矮人的杰作。

“就在夏隆森林的深处,靠近甲骨文山脉的这一侧,我们发现了几个潜藏的绿皮据点。”安格朗取出地图,粗粗的手指点在了夏隆森林的深处。

夏隆森林的面积虽然不及亚登森林,但是它也是王国境内第二大的森林了,这个森林涵盖的面积大概为五万平方千米,跨越四个公爵领,在森林的深处有不少野兽人和绿皮的据点。

“我带着两个禁军兄弟花了五分钟把整个据点里面的绿皮杀了个干净。”安格朗指着一群绿皮大只佬的脑袋:“我忘了是哪个,反正是其中之一,然后我就得到了这袋誓约金币,根据一个绿皮大只佬所说,他们的老大藏了很多的宝贝,不是一点点宝贝,是一大堆宝贝,亮闪闪的,贼开心了,嘿,最后都成我的了。”

“我抓住了一个地精哥布林,然后通过一点小小的手段让它告诉了我这是什么东西。”安格朗握着符文金石:“这个东西叫做誓约金,是矮人的高级货币,它代表着血债血偿,兄弟,我想,我的武器或许要落在这些金币上。”

“向矮人解释这种东西的由来很简单,从绿皮手上抢的。”莱恩连连点头,他的脸上带着古怪的笑意:“我们这是替我们的矮人兄弟报仇,我们是正义的。”

“没错,我们这是替矮人报仇!”安格朗咧开嘴,他把玩着手中的誓约金:“我们没有办法强抢矮人的东西,因为他们和我们是盟友,不过我们可以去抢绿皮的。”

“行,我回去问问德隆工匠,问他如果要锻造一件由振金制造而成的战斧,需要多少的这样的誓约金。”莱恩从安格朗的手中取过一枚誓约金。

“嗯,记得强调我们这是堂堂正正地从绿皮那边抢来的。”安格朗和莱恩从森林里面出来,安格朗的新坐骑角鹰兽“努凯里亚”嘶鸣一声,掠过天空,在峡谷中降落,享用着烤猪肉的大餐。

“我在去灰色山脉的路上抓到的,那时它正在和绿皮驯养的一头双足飞龙搏斗,呐,就是那头。”安格朗指了一下小屋顶上挂着的一个龙首。

“我想我明白事情的经过了。”莱恩顺着小溪和安格朗一起出来:“誓约金的事我会安排下去的,如果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回去了。”

“你该有个夫人了,兄弟,当你在外征战的时候,家里面需要有个管事的,我终究是个战士,我不是基里曼,他是个优秀指挥官的同时还是个优秀的家。”安格朗朝着莱恩说道:“但我不是,我可以帮你巡逻领地,可以帮你训练士兵……也就这些了。”

工匠作坊里面风箱和打铁的声音此起彼伏,矮人戴着一副眼镜,他仔细地打量着手中的誓约金:“这……我的男爵,你能告诉我,这个誓约金你是怎么得来的么?”

“唉!”德隆-费因森无奈地叹气:“数千年前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今剩下的只有残垣断壁,还有失去的家园,群山不再是矮人的故乡和安全的地方,地脉网道沟通了矮人的世界,也成了绿皮和鼠人的乐园。”

“誓约金是辉煌时代中矮人处于巅峰的象征,这种誓约金由符文工匠大师使用提纯的黄金使用特殊秘法打造,几乎不可损毁,每一枚誓约金都代表着一段血债血偿的仇恨和一种古老的符文技术,它对于我们矮人来说是无价之宝。”

“我很遗憾。”莱恩平静地说道:“德隆-费因森先生,我愿意将缴获的誓约金全部送回到矮人的手上。”

“谢谢,非常感谢!”德隆-费因森连连道谢,矮人摸着自己肚子上的胡子:“人类兄弟,矮人感谢你的付出,我们绝不会让你吃亏,这样,你帮我找来更多的誓约金,我们矮人愿意使用我们手头的一切资源来交换,任何矮人王都愿意用誓约金来贸易。”

“我的男爵,就在刚才,一个女巫说是你的朋友,想要进你的城堡,我告诉她男爵不在,可是她很霸道,直接就这样闯了进去。”管家很无辜地说道:“她有你的信,我也不敢强行拦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