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时刻了解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印章知识

昆明“制假王”家中藏20万枚印章 警方瞠目结舌

2022-05-29

租住两间出租房,距离数步之遥,一间夫妻俩带着5个孩子居住,另一间,却堆放着各种院校的毕业证、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还有个大院校的公章以及校长的印章。

从“生活区”到“制假窝点”,这个造假贩假团伙的“业务面”之广,令在场的人都瞠目结舌。昨日11时许,便衣民警一锅端掉了这个黑团伙,一家族式制假贩假“一条龙”的3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

一个星期前,昆明市公安局便衣分局三大队四中队接到群众反映,昆明市内有一个十分活跃的制贩假证的团伙,同时还承办各种假牌照。

便衣民警接报后经调查得知,该团伙是一个家族性质的制假贩假团伙,团伙中3成员都来自湖南双峰,并且分工十分明确,丈夫主要在家埋头专司制假,而妻子则负责对外联系贩假。为了降低风险,该团伙还吸纳了家族中的“自己人”作为成员,而这个成员在团伙中做小工,而且专门负责“送货”。

经过近一个星期的外围调查,民警终于摸排到该团伙的居住地在昆明小坝西村联盟镇的某出租房内。但是,这里并不是他们制假的窝点,团伙成员为了躲避检查,将仓库租在联盟镇另一出租房内。

接下来,取证工作让民警着实难办。由于该团伙作案极其谨慎,女主人每次出去“接业务”的时候,总在背上一个才5个月大的婴儿。

昨日9时许,在掌握了大量的证据之后,抓捕时机终于成熟。便衣民警在联盟镇附近伏击守候,民警发现,男主人一只背着婴儿在家附近徘徊、女主人则留在了出租房内。

10时许,小工李某突然出现在了小坝西村的巷子口,便衣民警分3路警力分头跟踪。民警跟踪小工李某来到白云路上的云南九洲泌尿专科医院对面,一名陌生男子迎面走来,与小工李某接上了头。正当两人进行交易的时候,民警将2人控制住。

10时15分,便衣民警在小坝西村将男主人王某当场抓获。同一时间,在团伙成员居住地附近蹲守的民警,在联盟镇某出租房3楼某房间内将女主人谢某抓获,出租房中搜查出优价办证的模板10余副、手摇自动喷漆20余瓶、记号墨水笔和墨汁近30套,还有几副专门刻假章的刀具。

11时许,民警对其突击审讯后,前往小坝西村联盟镇的另一栋出租房进行搜查。在村路中拐了几个弯,穿过一条条出租楼之间的巷子,终于找到了该出租房,民警立即上了6楼的房间,当门开的那一刹那,眼前的一幕却着实让人震惊了一把。

1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凌乱不堪,地上堆满了一箱箱的证件外壳,左边地上有两个大木箱,箱子里全部是一个个信封,信封里分门别类地装着各种各样的公章模板。一个木箱里主要是省内中学、高等院校的公章,另一个主要是省外知名高等院校的公章。为了方便查找,信封上还分门别类的写着艺术学院、民政局、理工大学、四六级英语、教育局、医师执业证、房产证、驾驶证等,还专门注明了“高校毕业公章”、“资格证书公章”等字样。旁边的一块夹板上,粘贴着其他部门的公章模板、有效期模板和各专业的模板。记者随手拿起来看了看,印有“湖北、贵州、四川、南京……”等全国各个省高校的字样映入眼帘,甚至还发现有省内个政府部门的公章,连“昆明市公安局”、“昆明市人事局”等公章他们也做出了模板。更另人吃惊的是,他们还做出了假的存折,工行、农行、建行……份份都做得十分逼真。

民警仅初步清查就发现了各类假证件达五六十种,假公章若干。其中,各类假证件数额高达上万份,国内各大高等院校的钢印都一应俱全,而在这些假印章里,竟还有各大院校校长的私章,数量在20枚左右。民警介绍,这些假证件都十分逼真,用肉眼根本无法辨别出真伪,在便衣民警查获的制假贩假案件中,做假存折的案件还尚属首例。

随后,辖区派出所的民警对这两个窝点进行了清理。刚刚一走进第一个窝点——一家人临时居住的房间,一股刺鼻的异味扑面袭来,屋内地上随处散乱着各种模板、喷漆等,桌上也凌乱的堆放着碗筷,锅里的残汤已经看不出颜色,屋里四个小孩正在追逐玩笑,房间里乱糟糟的。

记者见到最高的女孩,她是家里的大女儿,当问她知道民警为什么到她们家,是否知道父母是做什么的时,女孩都干脆的回答“不知道”。女孩还告诉记者她今年10岁,上小学三年级,一个妹妹在上学前班,还有两个在读幼儿园。当记者再问她如果爸爸妈妈被判刑,她们打算怎么办时,女孩满脸坚决,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我们也一起跟着去。”孩子们见到出现在家中的人,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大女儿只是带着3个妹妹躲进了里间,藏到了窗帘后面。

在小坝派出所治安执勤点,记者见到了团伙中的女主人谢某,民警正对她作着笔录。当询问她是否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时,她却始终低头不语。记者再次问道,你们被公安机关抓获,那5个孩子怎么办时,犯罪嫌疑人谢某顿时用手捂住了脸,将头埋在了双腿之间,开始轻声哭泣。此刻,她的心中除了后悔,还有些许不舍。

办案民警介绍,该团伙中每个成员都有自己的负责范围,内部分工清晰明了,成员关系紧密。他们自己制作了证件的模具,由小工李某出去将广告喷刷在公共场合,需要证件的人看到广告后,就拨打电话同团伙成员联系。女主人每次出去接业务的时候,总将自己才5个月大的儿子做为掩护,接到业务后,直接转给自己的丈夫王某,王某则在规定的时间内将所需要的证件等做好,通过电话联系上所需要的人,再由小工老乡李某转给所需要的人。他们的业务单子非常多,将做好的假证件批发给需要的小商贩,他们从中赚取中介费。

他们有专门的货源渠道,所件的外壳都是从广东通过飞机托运来的,货物到达昆明后,再派人骑着电动车去飞机场取。据交代,他们每次通过这样的方法托运货物1到2箱,每个月要托运3到4次。

团伙成员都来自湖南双峰,夫妻两概在40岁左右。据交代,由于受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他们生了4个女儿,却一直想要个儿子。去年10月,小儿子终于呱呱落地,但是为了躲避计划生育,去年12月,他们从湖南来到了昆明,通过关系花3000元购买了这样一整套工具,一直从事非法的制假贩假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