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时刻了解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印章知识

激活数字服务平台给“养在深闺”的古籍注入新的生命力

2022-05-29

古籍,即1912年之前经过刻印、抄写等方式所生产出版的图书和文献,用来传承文明、普及教育以及记载历史,承载厚重的历史和文化。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我们已完成普查的270多万部古籍中,仅有7万多部可供线上阅读,更多海量古籍文化资源亟待数字化,这也是当下古籍保护、传承与开放的重要课题之一。目前上海古籍出版社推出的“汇典·古籍数字服务平台”引起业界关注,该平台聚合上海、长三角乃至更广泛地区出版社的优质古籍资源,利用最新光学文字识别(OCR)、自然语言处理、大规模语料库和机器学习标点等古籍智能算法技术,建设面向传统文化与古籍行业的知识服务平台。

“北方有中华书局‘籍合网’,南方有上海古籍出版社‘汇典’。”复旦大学图书馆副馆长、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杨光辉表示,古籍数字化对于中华古代文明的传承、保护和利用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这一平台一方面可以把上海古籍出版社多年积累起来的古籍文化资源通过数字化的方式向大众普及,另一方面也可以加速古籍数字转化和出版的流程,推动相应出版产业领域的数字化发展。

《上海市全面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十四五”规划》指出,要“深化文化大数据体系建设,推进文化资源数字化”,在媒介大融合、知识大融通的时代背景下,实现以数字技术推动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创新。古籍数字化,是保护和合理利用古籍的方向。复旦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研究员石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古籍的‘用’和‘藏’之间是矛盾的,谁都想来翻一翻,时间久了必然影响古籍的保护”,而数字化之后,古籍“母本”就不用冒着各种风险“抛头露脸”了。同时,“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古籍可以在数字化之后走出“深闺”,可不受时间、地域限制满足更多读者的阅读需求,实现一对多、点对面、虚对实的变化。

从“将纸质书变为电子扫描版”的“采集侧”到“将电子扫描版变为文字版”的“生产侧”,再到“将文字版变为古籍研学系统”的“应用侧”,古籍数字化流程并不复杂。在数十年历史发展中,有两个分水岭。其一是上世纪80年代,美国华裔学者陈炳藻提出用计算机统计《红楼梦》的字词,计算机技术和人文研究逐渐开始结合。其二是1999年,被誉为“大型中文电子出版工程的典范书”文渊阁《四库全书》电子版问世。

在数十年的发展中,我国的古籍数字化取得一定成效——国家图书馆的“中华古籍资源库”已在线万部古籍影像;中华书局的“中华经典古籍库”已发布3000多种、15亿字的点校本古籍;爱如生公司的“中国基本古籍库”收书1万种,既有可供检索的全文,又有古籍原版图像。但与此同时,古籍数字化推进之路也铺满荆棘。究其原因,一方面源于古籍成本,据上海古籍出版社数字出版中心负责人侯君明透露:“大多古籍获取成本不菲,此外制作、版权、平台开发以及版权保护技术研发等方面费用高昂。相对而言古籍数字化回报周期却又比较漫长。”另一方面,根据全国古籍普查工作要求,要对全部古籍鉴定编目,具体包括书名、卷数、作者、版本、存卷、册次、藏印等项目,须逐一厘清,工作量巨大,对编目鉴定者的业务水平要求颇高。

事实上,我国目前尚存在大量现有的古籍数字化资源呈黑白影像,分辨率较低,难以满足读者和研究人员的需要。

上海古籍出版社总编辑吕健表示,古籍整理是一项古老的事业,而数字化则属于当下,数字化转型代表着产业的前沿。在古籍亟待数字化的当下,“汇典·古籍数字服务平台”的出现犹如一道曙光。这一平台的OCR系统、自动标点与自动标引技术开发都已初见成效。其中OCR技术可以迅速识别一本书,准确率达93%。达到理想准确率的机器标点后,剩下的疑难问题通过专家学者可以较快完成,把学者从大量简单重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

有着OCR的文本生成技术、自然语言处理的文本整理与标引等先进技术的加持,大量优秀古籍可以在准确权威的平台上与公众、专业研究人员面对面,使用效率大幅提高,有力促进海量优秀传统文化信息便利快捷有效利用。这一平台还通过解析上海古籍出版社海量古籍资源内容,对其进行知识结构化揭示,重构原有的古籍内容组织形式,并创建全新的知识模块,实现古籍资源的知识化、专业化服务。

通过技术的加持,从内容可利用的深度和广度上使古籍里的文字快速“活”起来。侯君明表示:“利用新技术整合海量古籍的知识体系,深入阐释中华文化的历史渊源、发展脉络、基本走向,有助于推动有中国底蕴、中国特色的思想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的构建。从再生性保护的角度,古籍数字化技术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普及、研究与传承具有重大意义。”

推动古籍的数字化进程,不仅是内容的数字化,更是思维的数字化。编、印、发是传统出版的基本流程,在数字化项目实践过程中,这些传统的工作流程也在逐渐接受来自数字化思维的积极影响。在杨光辉眼中,普通扫描技术向三维高清扫描的迭代发展,互联网向物联网的转变,古籍数字化向数字人文进化,藏在图书馆的书可以通过数字出版技术,打通虚拟和现实之间鸿沟,传统馆藏资源通过新媒介形成“元宇宙”,也并非遥不可及。

时下正值冬小麦扬花灌浆的关键时期,文安县开展小麦统防统治实行了全覆盖,统防统治覆盖率达到100%。今年该县小麦播种面积达到29.6万亩。

自5月1日东海进入伏季休渔期后,玉环渔船全部进港进行船只检修、机械维修、渔具整修三修,为下半年秋汛开渔做好准备

2022年5月22日,海水稻插秧节在山东青岛、内蒙古鄂尔多斯、新疆喀什地区、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二师、黑龙江铁力、浙江台州五省七地陆续开启。

2022年5月16日,江西省瑞昌市赛湖湿地发现多只世界极度濒危物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青头潜鸭。

2022年5月13日,山东莒县关工委、县残联联合举办第三十二次全国助残日活动暨《至爱-来自莒县的中国好人》新书首发仪式。该书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生动地讲述了全国扶残助残模范、党员辛兴芬几十年如一日,兴办福利服装厂扶残助残的感人故事。

目前,文安县已建成“左各庄镇人造板产业转型示范区”“大围河乡电线电缆生产聚集区”等传统产业集聚区19个,入驻企业达693家,入驻率达90%。

今年五月是全国第二个民法典宣传月,新疆喀什边境管理支队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组织民警前往边境一线牧场、抵边施工单位等场所开展以美好生活·民法典相伴为主题的普法宣传活动

2022年5月6日,湖北省襄阳市,位于襄阳汉江国家湿地公园的襄阳月亮湾湿地公园绿意盎然,与城市、汉江一起绘就了一幅美丽生态画卷。

社区志愿者守住防线月底在安徽利辛县疫情防控紧要时刻,利辛农行的志愿者们披甲上阵,“十三勇士”支援县城多个社区,加入到疫情防控的一线行动中,帮助小区居民登记二维码、辅助采样扫码、维持秩序等,几天来为2.9万余户居民提供疫情核酸信息采集服务。

2022年5月5日,河北省承德市金山岭长城风光。正值立夏时节,金山岭长城景区绿意盎然,苍翠欲滴,美如画卷。

2022年5月1日,四川洪雅柳江古镇景区与本土非遗文化联姻牵手,与游客亲密互动,释放出非遗文化的经济和社会价值,进一步深化文旅融合,成为景区新亮点,提升游客体验的新途径。

2022年5月1日,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呈现出色彩斑斓的美丽景观。当地大力实施退盐还湖还湖于民生态修复工程,把盐湖从矿区、工业区变为旅游区,生态环境越来越好。

2022年4月25日,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康乾街道的合杭高铁湖杭段,一辆热滑检测车正在进行热滑试验。

近年来,南川区持续开展城周石漠化治理,保护城市生态屏障,完善城市景观建设,提升城市建成区绿地率,让市民推窗见绿、出门赏花成为常事。

2022年4月20日,在北大荒集团红星农场有限公司第二管理区的有机小麦专属基地,拖拉机开足马力牵引着小麦通用播种机在田间来回穿梭,拉开北大荒3万亩有机小麦高标准播种的序幕。

2022年4月19日,贵州遵义,在第27个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播州区乌江寨景区举行阅读红色经典·讲好遵义故事2022年4·23世界读书日系列活动启动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