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时刻了解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印章知识

乌鲁木齐:方寸之间刻章人

2022-05-29

新疆都市报讯(记者张福军 杨斌 实习生徐笑童摄影报道)7月4日中午,走进乌鲁木齐市西虹路附近张符雄笔庄,笔墨纸砚将古色古香的小店摆得满满当当,空气里散发着淡淡的墨香。因为连续采访了多个老手艺的传承者,大多都是老人,所以听张维胜说自己是个“80后”时有些诧异。虽然年仅29岁,但他入行已经十余年。手持一把刻刀,将姓名雅号、花鸟虫鱼尽入方寸之中。

孩提时代,每每见祖父提刀在一块块石头上刻字,张维胜总是充满好奇。一有空他总是偷偷拿祖父的刻刀在木头、石头上比划,因为刻刀过于锋利,他也没少挨祖父和父亲的训斥。

等到十多岁时,祖父和父亲见他依旧对篆刻有兴趣,便将手艺传给了他。1999年,年仅16岁的他跟随父亲张符雄到新疆打拼,用父亲的名字开了现在的笔庄。

“手工刻章最难的是要会正字反写,所以我入行的头几年一直都在练书法,研究各种字体,我还特意拜了新疆多位书法名家学习。材质方面牛角、象牙、玉石,梨木、黄杨木……全都可以拿来刻章,但不同的材料要用不同的刻刀。”谈起这门手艺,张维胜滔滔不绝,可安静下来,他却对这行充满着忧虑。

张维胜告诉新疆都市报记者,小时候看祖父和父亲给别人刻姓名印,每天都能接到不少生意,现如今用印的地方少了,刻章的人也少了,加上电脑刻章技术的普及,一个完全没有基础的人也能在短时间里学会刻章,抢了他们不少生意。

“电脑刻章虽快,但是千篇一律少了手工刻章的韵味,手工刻出的章子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尤其是在刻章时突来灵感,稍做一次改动就会创造出不少惊喜。”张维胜说。

“陆陆续续收过七八个徒弟,可是没几人能坐得住,很少有人能承受这份单调和寂寞。天天在这一坐,还得承受台灯的热烤,谁爱干啊?”张维胜告诉记者,在新疆还在坚持手工刻章的人都是一些老人,年轻人屈指可数。

“小心手!”在谈线岁的儿子又在那里偷偷摆弄着锋利的刻刀。对于儿子的好奇,张维胜并没有责骂,因为在他看来,儿子也许可以成为此项手艺的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