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时刻了解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印章知识

“版画不是一种风格“而是一种艺术思维的训练”

2022-08-03

莫力波《1966年8月19日的人民日报》曾获2009“巨人杯”当代艺术院校大学生年度提名展铜奖。自刻活字,对当日的报纸进行了重新印制。

对于版画在新时期面临的语言探索和价值重构问题的讨论方兴未艾。11月29日,“以版画为起点·综合与跨界的实践——第十一届全国高等院校版画年会及作品展”在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开幕。全国著名的理论家、版画家共济一堂作理论研讨和学术交流。在研讨会上,与会专家们纷纷表示,版画是一种技术限定性很强而又具有整体非限定很强的画种,具备了多种语言与行为跨界的可能性,是一个传统性与当代性对接的特定画种,也是一种创新性与实验性很强的画种。这与版画本体语言中的间接性和复数性所带来的多材质、多技法,思维形式的多样性等训练方式密切相关,这些特点又与当代性有着紧密的联系。

去年是“2011中国版画年”,关于版画的大型展览与学术研讨数量既多,质量也高。对于这种最早产生于中国、在整个20世纪的社会进程中,最具社会性、民族性与性的一门艺术,在新时期面临的语言探索和价值重构问题的讨论方兴未艾。11月29日,“以版画为起点·综合与跨界的实践——第十一届全国高等院校版画年会及作品展”在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开幕。参加此次展览的有全国30多所高等院校的版画系和版画专业的师生作品,以及港澳台地区、英国、澳大利亚等有关院校的师生作品。

年会邀请了全国著名的理论家、版画家和一些版画界著名的跨界当代艺术家,共济一堂作理论研讨和学术交流。在研讨会上,与会专家们纷纷表示,版画不仅是一种画种,更是一种对材料与空间控制方式的思维训练,“在坚守本体语言的同时综合跨界,探讨版画延展的更多的可能性。”

这次展览展品极其丰富,占据了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一至四层所有的空间。走进展厅,观者初始产生的感受就是“不像一个版画展”,除了我们熟悉的那种悬挂在墙面上的木刻、铜版、丝网印刷版画之外,许多作品看上去更像是装置艺术或者拼贴艺术。

几乎占了1号展厅一半墙面的,是西安美院团队的作品,几十个同学在教师的指导下查阅史料、分头采访,整理出大量的“中国版画发展史”图文材料,然后用手工拼贴的方式做成一件“编年史墙报”般的巨型作品,作品本身体现了作者们对版画本体语言中“间接性”与“复数性”以及版画作为一种艺术方式在中国历史中的位置的理解与把握。

2号展厅的正中,放着一个正在吐泡泡的灯箱,仔细看去,这件名为《皂相》的作品是许多以肥皂为材料的刻版,在水中随着气流渐渐溶解并化为泡沫,体现了作者对时间和形体存续的思考。在它的旁边,是一组印在农村中上世纪末常见的朽烂的条凳、生锈的铁锅等物体上的版画,当版画从架上回到生活中,给观者带来的感受仿佛是触摸到与乡土有关的中国式集体记忆。

天津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版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姜陆评价说:“版画曾经是一个边缘性的、‘业界自己玩’的小画种,这种情况这些年变化非常大。不仅社会大众对版画的认知不断提高,而且学生也在创作中表现出让人眼前一亮的创造能力和适应范围。版画本体语言与当下的衔接问题,是目前大家都在思考的。”

在这次作品展中,还有些成名艺术家以美院教师的身份带来了版画作品,这些艺术家的创作中呈现了比较强的“跨界”色彩,如方力钧等。年会组委会也表示:许多有影响力的当代艺术家都具有版画学习的背景,多年来,全国美院版画系培养出了不少跨界的人才,这次年会也集中展示了这种成果。

对于这一现象,中央美术学院《美术研究》副主编、中央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殷双喜认为,版画不是一种艺术风格,而是一种艺术思维的训练。“国、油、版、雕、壁这样的分类,在全世界都不多,虽然我们历史性地形成了这种画种分界,但并不应该把版画僵化地认为是一种技术,而要思考版画艺术语言的独特性。”

殷双喜认为,版画是一种技术限定性很强而又具有整体非限定很强的画种,具备了多种语言与行为跨界的可能性,是一个传统性与当代性对接的特定画种,也是一种创新性与实验性很强的画种。这与版画本体语言中的间接性和复数性所带来的多材质、多技法,思维形式的多样性等训练方式密切相关,这些特点又与当代性有着紧密的联系。

他举了艺术家徐冰的例子,徐冰的一件作品《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是使用了911事件后的现场灰烬作为材料,他把灰烬加水固化,做成玩具带到展场,然后研磨还原成灰烬,在刻印的字母模板下用这种灰烬写下诗句。在殷双喜看来,这种方式体现了版画中“复刻”的思维方式。还有前不久信息时报艺术版所介绍过的艺术家秦冲的作品,在不锈钢体的表面用水滴做出点阵,水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这件装置看起来与版画完全无关,其实表现出的也是版画性的对时间、对空间的思考。

版画变得不像版画了,那会不会失去版画的本体性呢?面对这个问题,殷双喜将视野从版画扩大到当代艺术的表达方式与价值判断:“我们曾经认为艺术只要能表达社会问题就好,但评价一件作品的价值,重点究竟是思想主题价值判断,还是技术语言的独特性?”他认为,今天的当代艺术转型首先是语言的转型,“在今天重提‘实验性’,要求艺术家不仅是会讲故事,而且力求建立一种个人化的、独特而有效的文体”。他列举了国外艺术家对空间的思考——负空间概念的引入、在空间中运动的雕塑、以苯为媒材的形体蒸发与重塑、以木片为媒材的切片与重组、以硬币与流通为主题的熔化与再铸、材料对空间的穿透……“今天中国当代艺术的繁荣是表面性的繁荣,希望艺术家们能保持清醒的认识,做出技术语言方面独特的贡献。”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杨劲松对于技术语言的强调略有不同看法,他说,1840年之后:中国社会片面追求技术,这种社会心理体现在我们文化与文艺的方方面面。“我们的版画技术很高超,在国际上迷倒一片追求技术的老外,我们恰恰要反省的是为什么我们要学这个技术,这个技术将如何服务于我们对社会人文的思考。”

版画能否离开殿堂,进入当下生活的社会空间?在这次展览中,我们看到了批评家与创作者双方的努力。壁画、舞台布景、地铁墙面、空间雕塑、日用品印刻……版画可以在许多方面介入我们的日常生活。

艺术大学教授、版画学会理事长钟有辉以“快乐玩版画”为题分享了自己的版画创作。他尝试在各种媒材的表面印刻:不锈钢、调色盘、弯曲的木板、玻璃甚至汽车的外涂层。许多获奖版画作品刻印在创意产品的表面,成为了受人欢迎的日用品,在体现了版画画种的间接性与复数性的同时,提出了一条让版画进入公共空间的可能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