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时刻了解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印章知识

【青花的世界】:北京保利年度大展抢先云览(第三章)——宣德款识遍器身

2022-08-03

*根据保利艺术博物馆及新保利大厦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相关规定,本展览实行按照50%最大流量限流预约开放。

青花瓷,英文名Blue and White Porcelain,它是用含氧化钴的钴矿为原料,在陶瓷坯体上描绘纹饰,再罩上一层透明釉,经约1250 - 1350℃高温一次烧成,是源于中国,遍行世界的一种白地蓝花的高温釉下彩瓷器。具有着色力强,发色鲜艳,烧成率高,呈色稳定等特点,是中国瓷器名扬天下的主流品种。

此次展览以探寻中国青花瓷器的源流发展为脉络,涵盖景德镇御窑博物馆收藏元、明两代御窑青花标本九十余件尽显对比互鉴,深度挖掘自青花发源以来,元、明两代以青花为主线的陶瓷烧造历史背景、人文背景,还原中国陶瓷史最为辉煌灿烂的一段佳话。

“青花瓷”这一熠熠生辉的文化符号,代表了中华文明面向天空、面向大地、面向海洋、面向世界的开放性、包容性与创造力,是中国人对世界文明贡献的瑰宝,永远值得我们引以为傲。

青花瓷器滥觞于9世纪唐代巩县窑,成熟于14世纪早期元代景德镇窑,辉煌于15世纪初的大明永乐、宣德两朝景德镇珠山“御器厂”,是中华文明与伊斯兰文明在科技、贸易、人文与艺术交流同催生的一枝奇葩。随着郑和七下西洋的航程,青花瓷的传播也遍及东南亚、波斯湾、印度、近东、北非与东非海岸。

自成化御窑以降,青花用料的国产化与胎釉质地进一步提升使得“青花”愈加富于中国本土艺韵。自正德年间(1506-1521)起 ,景德镇开始接受葡萄牙王室青花纹章瓷订单。在欧洲人主导的“大航海时代”,青花瓷器为欧洲王室贵族的狂热追求,嘉靖、万历间大量外销欧洲,进行了双向的文化交流。明末清初的17世纪晚期,每年行销欧洲的中国瓷器以数百万件计,尤其“青花瓷”成为欧洲上流社会宫殿居室的标志性陈设,是财富与品味的象征。至18世纪,欧、亚、非、美各大洲均有青花瓷器的收藏与传承。

中国青花瓷的外销也促进了全球陶瓷艺术的共同发展,从青花起源期开始,波斯、近东、埃及、越南、朝鲜、东南亚即仿制中国青花;明代中晚期之后,日本、意大利、荷兰乃至德国、英国陶瓷均仿出各自文化的青花陶瓷。“青花”成为全人类的共同文化财富。

1646年皇太子朱瞻基即位,改元宣德,宣德时期出现了明朝建国六十年以来“蒸然有治平之象”的太平盛世,后世称为“仁宣之治”。宣德皇帝自小聪睿,晓谙兵事,又锐意文治,好作诗文,有御制诗集传世,尤爱书法绘画。明韩昂《图绘宝鉴续编》云:“宣庙御笔有山水、人物,有花果、翎毛,有草虫,上有年月及赐臣名。”其他书画的天赋可与宋徽宗媲美,明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评道:“帝游戏翰墨,点染写生,遂与宜和争胜。”朱瞻基还以恢复北宋徽宗宣和画院为目标,吸引诸多名家入宫隶属于仁智殿和武英殿供职,即“宣德画院”,它一扫元人影响,代之以两宋风骨,促就了明初宫廷艺术的发展风格,并为宣德青花的发展提供了可以借鉴的艺术蓝本。

宣德时期的釉面普遍呈现一种高低不平的类似橘皮状釉面,其上遍布棕眼,观之颇具厚重之感。这源于瓷器在烧造时所形成的气孔,因其釉里富含碱金属氧化物,这种釉高温黏度大,冷却过程较慢,流动性差,或釉层太薄,或釉层不均匀,或烧成温度过低,使釉熔化不良,或烧成时冷却过慢,造成釉面析晶,或坯体表面修整不善,釉不足以弥补坯体表面的不平等,都是造成此种橘皮釉的原因。

宣德青花的款识亦独具特色,宣德朝已将御用瓷器上署纪念款作为一项制度而要求御窑厂贯彻执行,可谓开一代之先河,自此时期后开始瓷器便盛行书帝号款。宣德瓷器创新品种繁多,落款方式花样迭出,根据器物的造型的不同而变化,故而有“宣德款识遍器身”一说。孙瀛洲先生有歌云:“宣德年款遍器身,楷刻印篆暗阳 阴 。横竖花四双单圈,晋唐小楷最出群。”如本次展品之【明宣德 青花永平安颂高足碗】,为宣德早期制品,尚保留永乐篆法遗风,于碗心之内暗刻“宣德年制”篆书款;而展品【明宣德 青花梵文海水异兽纹高足杯】于底足方寸间书“大明宣德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亦见佳趣。展品【明宣德 青花云龙纹十棱葵瓣式洗】亦于底足青花书“大明宣德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另亦见于器物口沿书写款识的,如展品【明宣德 青花缠枝花卉菊瓣纹花浇】、【明宣德 青花折枝花果纹大碗】均于口沿以青花书“大明宣德年制”六字单行楷书款。

出版: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编:《弘历的世界》,编号150,上海书画出版社,2021年。

展览: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乾隆御制诗文稿、兰亭图帖缂丝卷暨重要宫廷艺术特展」,北京,2021年04月23日-05月10日

本品撇口,弧壁,高足中空,通体施釉肥厚,釉色明润。外壁仅于碗壁中线处以青花书写藏文「平安颂」一周,外壁下部绘仰式莲瓣纹一周。这时期已大量使用进口苏麻离青优质钴料,青花发色苍雅淋漓,铁斑沉着,时代特征鲜明。碗心以暗刻技法于双圈内篆书「宣德年制」四字两行款识,与寻常所见楷书宣德年款颇为不同,而与见于个别永乐甜白釉的暗刻篆书「永乐年制」款识极为接近,可见本品当烧造于宣德早期。

宣德御窑楷书款识出自明初著名书家沈度之手已为学界所公认,与永乐官窑瓷器年款仔细比较后可发现,二者风格完全一致,故此式年款当由沈度书写后,再交景德镇御厂,由工匠们按墨迹移到瓷坯上。景德镇御窑厂曾出土一例「明宣德 天青釉高足碗」,碗心青花书「宣德年制」篆书款,书法风格与本品一致,亦可为参照。与本品相同的,现仅知台北故宫博物院、布达拉宫管理处各珍藏一例,殊为珍罕。

宣窑礼器多以青花瓷取代前朝单色白瓷,如书藏文佛咒者,前朝仅见甜白釉器,宣窑却有如本品这般以青花作饰之例,甚为珍罕,无疑是北京宫廷为赏赐上层僧侣而特制,抑或用于内廷佛堂供奉。内容汉文可翻译为「日平安,夜平安,阳光普照皆平安,日夜永远平安泰,三宝护佑永平安」,该为藏地祈颂平安吉祥的重要经典,各大教派均有念诵,藏传佛教信徒认为,「常时行此烧香供施,现世灾难消除,究竟证得四身佛位,利益甚大」。亦有译为:愿昼吉祥夜吉祥,昼夜六时恒吉祥,一切时中吉祥者,祈愿三宝皆吉祥。

本品呈葵瓣花口十棱式,浅壁,至底微敛,底心微凸。考其形制当为印模而成,凡印器入窑遇火容易疵裂变形,完好者百中不得一二。内底心青花双圈内绘一五爪降龙穿梭于祥云之间,灵动活现中不乏威严。外壁十组菱花形开光,每一开光内均绘有一团龙,整体组合主次统一,相得益彰。

宣德青花所使用的原料与元代、永乐相同,皆为波斯地区进口的“苏麻离青”钴料,含高铁低锰,经高温烧成后,青花呈色浓重艳丽,釉面上常遗有高铁所留下的褐绿色斑、或褐黄、铁褐结晶疵斑,斑处偶有下陷迹象,釉色浓淡不一、有层迭堆积之感,墨趣浑然。

此洗妙作十瓣花式,花瓣边沿于中微敛,颇似蜀葵,故常名葵式洗。明永乐时期复烧十棱洗,见甜白及青花两种。景德镇永乐地层曾出土甜白釉十棱洗残片,首都博物馆珍藏一永乐青花十棱洗,洗内绘龙纹,外壁饰团龙,尺寸最小,直径仅15.7厘米。宣德时期承继了这一制式,惟足内不再绘五爪飞龙,代之以宣德六字款。景德镇可见出土复原器,台北故宫亦藏有数件。

清宫内务府活计档中,此类洗有“葵花洗”、“葵花式洗”等名。作为“宣窑”佳器,葵式洗多配以木座陈列赏玩,也为大臣们作为珍品进贡。乾隆四十六年十二月初八日,员外郎五德、催长大达色、舒兴来说太监鄂鲁里交:红雕漆小格一对,内一格盛:……宣窑青花白地十龙洗一件(木座)……传旨交汤泉安设钦此。

本品唇口,直颈,颈侧饰有曲柄,溜肩,圆腹下垂,卧足。圈足内露胎,胎体呈米汤色,此时已经开始大量使用麻仓土烧制,使得胎釉结合更加紧密,胎土更为坚实。外壁通体以青花装饰,腹部主题绘缠枝花卉。宣德青花以进口的苏麻离青料绘制,因高铁低锰之故,青花发色青翠沉稳,深浓处多黑褐色结晶斑。腹上留白处书青花六字单行款“大明宣德年制”。

永宣时期,郑和七下西洋,融通中外。此式花浇造型亦传自伊斯兰地区,接近于西亚地区龙形把壶,其造型更接近于铜器圆形,更多保留了西亚器物的异国风格。腹身的莲花装饰,亦源自西亚地区对于莲花的崇拜。此类花浇似乎深得雍正帝青睐,两幅雍正《古玩图》,记录清世宗御藏珍器,画中可见三件早明花浇,形饰相近,下承木座,其一出自大维德爵士旧藏,现存大英博物馆,其二现存伦敦维多利亚与亚伯特博物馆。因其风格独特,花浇乃宣德瓷器中最著名之一,记载甚详,然却传世例作甚少。

由于宣德皇帝对虫事的钟爱,这一时期大量生产蛐蛐罐、鸟食罐以供宫廷赏玩,然而在宣德皇帝驾崩后太皇太后张氏便下令“罢去一切玩好之物”,故而使得宣德蛐蛐罐完整品存世鲜有。如展品【明宣德 青花莲池鸳鸯纹蟋蟀罐】于盖底、圈足中心处均落有“大明宣德年制”单行款,且排列形式有横竖之别,可见此时款识规制之杂;另见展品【明宣德 青花瑞果纹投壶式鸟食罐】、【明宣德 青花灵芝月华纹鸟食罐】,均于口沿处书青花“大明宣德年制”六字单行楷书款,方寸之间颇具皇家典范。

宣德款识既近于宣宗御笔,也与沈度之书风十分接近。可能由宣宗或沈度书写粉本,后交景德镇工匠临摹于瓷器之上。明初,以沈度楷书为代表的台阁体书法作为书法规范,影响至为深远。明初重臣杨士奇盛赞沈之楷书曰“婉丽飘逸,雍容矩度”,且“凡玉册、金简,用之宗庙朝廷,藏秘府,施四裔,刻之贞石,传于后世,一切大制,必命度书”。明宣德皇帝之书风亦深受其影响:据明王世贞《艺苑厄言》载,“宣宗书出沈华亭(度)兄弟,而能于圆熟之外,以遒劲发之。”由是,器底落款与宣宗、沈度二者书法皆相近,可谓顺理成章。之于具体出于谁之粉本,尚待考证。将《一笑图》画中宣德元年宣宗御题,与是次展览之数例宣德青花展品的年款详加对比,便会发现此写款的风格脱胎于宣宗笔意。同时,沈度墨迹《张桓墓碣铭》中的“大”、“宣德”三字所写亦非常相像。

宣德青花所使用的原料与元代、永乐相同,皆为波斯地区进口的“苏麻离青”钴料,含高铁低锰,经高温烧成后,青花呈色浓重艳丽,釉面上常遗有高铁所留下的褐绿色斑、或褐黄、铁褐结晶疵斑,斑处偶有下陷迹象,釉色浓淡不一、有层迭堆积之感,墨趣浑然。1993年在明御厂宣德地层出土的一块青花书“乐一号”、“乐三号”铭青花试料盘,该盘青花色调淡雅,所谓“乐一号”、“乐三号”可能就是乐平青料(即文献记载的所谓陂塘青或平等青),可见宣德时期已开始使用江西乐平所产平等青。如展品【明宣德 青花梵文海水异兽纹高足杯】的海水部分就以平等青绘就,异兽纹及杯心内梵文则以进口钴料绘制,浓淡间可见墨趣。至中晚期,为中和高铁低锰的进口钴料铁斑、晕散的难题,工匠便以国产青料与进口青料混合搭配使用,由于青料中减少了钴铁着色而增加了钴锰着色,故形成纯正蓝色中“略带紫色调”,使得线条不晕散、呈色趋于紫灰。这就是宣德青花既不同于、而又胜于前朝的原因。此后便开始大规模使用国产青料生产。

1982年,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在今珠山路北侧御窑厂大门前,东起中华路口至公馆岭160米地段(即明代御器厂仪门故址),清理出明代残瓷窑一座,官窑废品堆积七处,出土了一批有书宣德年款以及一批无款的明初官窑残器。1983、1984、1988年又陆续在御窑厂东墙以及东南侧与西南侧一带发现大量宣德瓷器。1993年,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为配合基建,在御窑厂东侧中华路一带清理发掘大量宣德遗物,资料十分丰富。2014年,在御窑厂东南侧发掘,出土一批宣德遗物。根据历年来出土资料看,宣德官窑不仅烧造量大,其品种之多也是空前的,根据考古修复瓷器统计,器型有:碗、盘、杯、碟、靶盏、壶、盆、洗、罐、漏斗、渣斗、钵、瓶、炉、缸、笔盒、砚滴、水盂、灯和镂空香薰、花盆、盆托、水仙盆、花插、蟋蟀罐、鸟食罐等,仿伊斯兰金属器造型:八方烛台、方流执壶、双耳扁壶、网格纹盖皿和单把罐(花浇)。祭祀及佛教礼器:坛盏、豆、三足香炉、军持及僧帽壶等。瓷器品种有:甜白、影青、天青、宝石蓝、鲜(祭)红、紫金釉及仿宋名窑的仿建窑天目、仿紫定、仿汝、仿龙泉、仿哥及茶叶未釉等;浇黄、洒蓝(雪花蓝)、孔雀绿、瓜皮绿等;青花、釉里红、酱彩、铁红彩、青花斗彩釉里红、宝石蓝地白花彩;青花斗彩、青花填黄、青花填矾红及青花孔雀绿彩等;单纯矾红彩、釉上绿彩及黄地填绿釉彩等。印证《大明会典》宣德八年,一次“往饶州烧造各样瓷器,四十四万三千五百件”记载,根据出土资料来看,这一记载似乎可信。

1988年,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为配合基建,在御窑厂西南侧今东司岭一带,清理发掘出大批明正统官窑瓷器残片,清理出明正统时期窑炉五座(2004年又清理出正统至万历窑炉14座,均为馒头窑)。这些出土瓷器的主要特征有:青花色调与宣德青花相似,色调呈现深沉浓丽的特色。器型和同类的宣德器型(如靶盏、碗、盘)相似,而龙纹大缸、海怪缸、器座、双耳瓶则既不见早于它的宣德,也不见晚于它的成化官窑,属该期特有的器型。其中青花龙纹大缸可与《明史》关于太监王振令景德镇为三大殿(奉天、谨身、华盖)烧造青龙白地花缸的记载相印证。纹饰方面,龙纹、缠枝花卉、边饰纹样与宣德相近,其汹涌海潮、海兽、云气、福海仙山和球花纹等为正特纹样。八宝纹中之“鱼”纹,画成“单鱼”,八宝排列顺序是:轮、螺、伞、盖、罐、花、鱼、肠,与宣德和成化八宝排序“轮、螺、伞、盖、花、鱼、罐、肠”稍有不同。斗彩莲池鸳鸯纹中的小鸟般鸳鸯和花大而叶小的莲荷纹样均为正统特色,成化官窑有仿正统斗彩莲池鸳鸯纹作品,而这类制品源自于宣德斗彩莲池鸳鸯纹盘。以上遗物说明,正统时期有官窑烧造,从现有出土遗物判断,其时官窑烧造量似不大,品种亦不如前代丰富,主要是日用器的生产,亦有少量罐、梅瓶的烧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