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时刻了解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印章知识

再别羽生结弦

2022-08-03

20日,日本花样滑冰选手羽生结弦走到混合采访区的尽头,忽而转身跃起,一边用力挥舞手臂、一边向众人道别。人们忽地意识到,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比赛是真正结束了。

距离北京冬奥会闭幕式还有小半日,羽生完成了他在北京冬奥赛场的最后一“滑”。他以经典作品《春天,来吧》与这里作别。

他的技艺与表现力几乎无可挑剔,而他分别用日文和中文高喊“谢谢”的一幕更令全场沸腾。不难看出,羽生将许多难以言表的情感尽倾其中。

“从索契到平昌,大家印象中的羽生结弦可能更多是成功的。北京冬奥会令我深刻思考了许多事情,‘努力没有得到回报’。”羽生顿了顿,接着说:“但生活并不只有得到回报这一件事,没有得到回报的现在也是幸福的。世上虽有许多没有办法的事,我也想要尽可能积极向前。”

他又说:“世间真的发生了很多艰辛,有无论如何也无法逃开的痛苦。我希望给面临痛苦的人们带去哪怕‘稍微松一口气’的时光。表演滑时就想着如果‘春天来了就好了’。”

中新社记者 毛建军 摄 src=月20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花样滑冰表演滑在首都体育馆举行。图为日本队选手羽生结弦在表演滑中。中新社记者 毛建军 摄 /

2月20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花样滑冰表演滑在首都体育馆举行。图为日本队选手羽生结弦在表演滑中。中新社记者 毛建军 摄

冰上,身着樱色衣装的羽生仿佛踏春而来;场外,无数冰迷为之动容。许多人一早就赶到首都体育馆大门外,期盼着远远“见”上一面,告诉他“有人向往着春天,而你成为了春天”。

春寒料峭,羽生的北京冬奥之行自抵京算起已近半个月。2月10日或许就是“分水岭”。那日之前,他是意气风发的冬奥会花滑男单卫冕冠军,是向人类极限发起挑战的“王者”;那日过后,冰场铭记他的失误与不甘。

卫冕折戟,阿克塞尔四周跳失利,给他带来了不少争议,日本奥委会索性为其单独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讲求仪式感的羽生选在“情人节”这天与人们开诚布公、侃侃而谈,有意无意走下“神坛”。

中新社记者 毛建军 摄 src=月14日,羽生结弦在发布会上。当日,日本花样滑冰运动员羽生结弦在北京冬奥会主新闻中心举行新闻发布会。中新社记者 毛建军 摄 /

2月14日,羽生结弦在发布会上。当日,日本花样滑冰运动员羽生结弦在北京冬奥会主新闻中心举行新闻发布会。中新社记者 毛建军 摄

除了对比赛过程的复盘,话语里的生活细节打动人心。他说,终于有时间重新拿起游戏机,提到《集合啦!动物森友会》《平成新鬼岛》等颇为兴奋。他还透露终于可以吃些拉面和巧克力,观众方知“减肥”对谁都不容易。

在北京,尽管旧伤复发到“大概吃4片止痛药维持勉强可行的状态”,羽生仍然一有机会就上冰。越是临近表演滑,他越是往训练馆跑,且行事风格越发“天马行空”。

前脚才煞有其事地演绎《歌剧魅影》,使不少媒体发消息称羽生已决定使用这套与中国渊源颇深的表演滑,后脚就索性来场“串烧”:或是将《巴黎散步道》《Let Me Entertain You》等“愉快的节目”打包展示,或是将《星降之夜》《白鸟之湖》《阴阳师》等经典之作演个够,放言要“把迄今为止的花滑人生中遗失的东西全部找回”。

关心他伤势的冰迷心疼了,调侃说,“可以看得出,除了他的脚踝不太好,其他一切状态都相当好”。他就笑眯眯地用告饶的口吻答:“身体还是有一点疼的,但是就再让我享受一些吧。”

冰上不仅有“独乐乐”。19日、20日连续两日表演滑彩排,羽生可以说是场内最“忙碌”的人之一。本来就有无数选手争相与他合影,他亦闲不住,不是摆弄着中国队的好友金博洋送来的“冰墩墩”帽子,就是凑到“冰墩墩”人偶跟前,非要人家做一个阿克塞尔跳。都要下冰了,还折返回来与中国冰舞组合男伴柳鑫宇共赴“公主抱”之约,博得满堂彩。

中新社记者 毛建军 摄 src=月20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花样滑冰表演滑在首都体育馆举行。图为中国队选手柳鑫宇(右)在表演滑结束后抱起日本选手羽生结弦。中新社记者 毛建军 摄 /

2月20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花样滑冰表演滑在首都体育馆举行。图为中国队选手柳鑫宇(右)在表演滑结束后抱起日本选手羽生结弦。中新社记者 毛建军 摄

“我个人认为,在什么领域里滑冰并不重要了。”羽生在今日临别前坦言,虽然他还没有想清楚具体细节,但他“希望以我自己更能接受的形式,表演出更多让大家意犹未尽的节目”,将会“把自己的花滑做到极致”。

奥林匹克转播公司(OBS)首席执行官埃克萨科斯评论说,羽生结弦是一位超越体育范畴的运动员,更是跨越了国家与文化的界限、将世界各地的人们连接在一起的明星。“在这个存在许多问题和分歧的今天,羽生创造了一种积极向前的氛围,我们需要更多像他这样的运动员。”

无论之于北京冬奥会,还是之于花滑本身,羽生结弦都是不可或缺的。一个统计数据是,羽生在2015年开始担任日本某知名花滑商演品牌的“座长”,承担部分策划、编排等工作。他在平昌蝉联男单冠军后回到东京举行庆功商演,创造了总计约6亿元人民币的商业价值。近些年,该商演品牌进军中国市场,只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原因而搁置巡演。

即将结束北京冬奥之行时,羽生终于下定决心,要让他的脚踝好好休息一番。他说,将综合考虑各个方面再决定是否参加接下来的花滑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