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时刻了解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印章知识

新书推荐丨旁皇——曾杲金银篆刻作品集

2022-08-02

,精彩之处多在不经意间,颇有妙手偶得之感。同时,取法更为广泛,在延续之前宋版书之宋体字入印的古雅之外,更采用魏碑、唐楷等入印,巧妙,让这些本不适宜入印的文字,合理印化,带来奇妙观感。多字印的构成,更错落有致,精彩纷呈。在

曾杲君的新作《旁皇》即将付梓,这是他近年来的第三本金属印章作品集,收录了他 2018年至今的精品力作。

在今天中国的中青年篆刻家中,曾杲无疑是创作最为勤奋者之一,几部作品集足以说明他在艺术创作上所下的功夫之深,用工之勤。当然,这也是成为一个合格艺术家的必备条件。

他近年来的作品集,我都看过,每一次都会带给我全新的感受。从这些作品集中,可以看到他的进步,感受到他对印学研究的不断深入。

在多年的积累以及艺术实践后,曾杲今天的艺术,完全可以称得上具有独特面貌和独立精神。纵观他的艺术,其根基在于深入学习传统,而发扬则在于能推陈出新,形成自己独立的艺术语言。

在中华传统艺术的海洋中,文人篆刻是一朵相对稚嫩的水花。诞生至今不过七八百年,对于篆刻的研习,历代篆刻家进行了多样探索,从古老的印章实物到书法,及各类图像、文字都是篆刻家的灵感源泉。每个篆刻家甚至篆刻学习者,都需要经历一场“入古”,即对古人的学习模仿,而后才能谈到继承和发扬。

入古不难,毕竟先贤的作品已经存在,只须虔诚地模仿即可。但入古之后的出新,成为横亘在几乎所有篆刻家面前的一座大山。如何在“古”中,提炼出“新”意,是所有篆刻家都需要面对的问题。无疑,曾杲在这方面是做得艰辛而优秀的。

对于篆刻的入古,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有的篆刻家认为,入古是对古人纹丝不动的再现。这种“创作”也具有一定的艺术性,但这种艺术创作方式欠缺“原创性”,至多成为“某某第二”,艺术创作的自身价值,是缺失的。还有的篆刻家,则走得比这种“入古”更深入,在学习古人作品形态的同时,走进了先贤所处的时空,了解了前人创作的背景,从思想层面、知识层面、技法层面,以解构的方式进行学习;并在这之上,结合自己的知识背景、情感诉求、时代特色进行创作。曾杲无疑是后者,由“入”而“出”,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他在这条路上已经走出了一片光明前景。

对于曾杲作品中的“入古”与“出新”要从两个方面来看。其一是呈现效果,可以看到他的印章有取法汉“将军印”的面貌特征,但这种取法并非是以“将军印”的形态来构成印章,而是在分朱布白中,有“将军印”的一些构成,诸如笔画的粘连、线条的爽利等。其次在字法和布局中,融入了很多摩崖石刻、宋版书的元素,这些元素在以往的篆刻创作中并不多见,而他能将这些元素印化,并成功运用于自己的创作,更是难能可贵。还可以看到,他汲取了很多流派印的营养,在部分作品结字的形态上,可以看到多家流派印的影子。

一般来说,这种多重元素聚合的作品,会出现风格统一度不够的问题,但曾杲的处理非常巧妙,他以自己爽利、浑厚的整体艺术风格,将这些元素熔于一炉,呈现出了整体统一又面貌纷呈的艺术特色。他的作品,有整体风格的体现,却没有千印一面的局限。就此来说,足见其成功。

在印面效果的出新上,曾杲也做得非常成功。他的作品,有很多富有现代性的语言,歌词、散文诗、流行语等信手拈来,印章呈现的形态也与文字内容所要表达的情感有很高的契合度,这拉近了观众和艺术作品之间的距离,体现了非常鲜明的时代特征。此一点殊为难得。

曾杲在印章制作工艺和材料上的入古出新。在元明之前,印章材质多为金属,到文人篆刻兴起之后,印章材料转向石材,金属印章只是少数篆刻家偶尔为之。曾杲在自己近十年来的创作中,以金属材料为主,这在当代篆刻家中是“领跑者”。金属材料的引入,在形态上让印章更为“复古”增添了很多情趣。与此同时,金属材质的印章更适合把玩,在印章整体的审美性上也扩展了外延。

尤其需要指出,上古的印章铸凿,都是为了佩用和钤于封泥,重在底部的线条呈现,而曾杲注重的印面与底线的双重呈现,更彰显以印泥钤出的艺术效果,这也是与古人的迥异不同。

石质印章,都是通过镌刻制成的。金属材料印章,则有熔铸镌刻乃至焊接等多种方式制作,在中国古代,这几种方式也都是并行的。曾杲在金属印章创作中,将这些工艺复原,同时又以艺术化的形式构成,带来新意的同时,也扩大了篆刻这一艺术形式的外延与内涵。

纵观曾杲的创作,入古与出新兼备,传统与现代并立;读他的作品,可以见古人也可见时代,在艺术的美感之外,还能见到作者孜孜不倦的探索与追求。如今,曾杲君成绩斐然,然而不断地拓展前行,也是他尤需要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