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时刻了解最新资讯

行业资讯印章知识

午托班乱象 办证无门监管无人(组图)

2022-08-02

对绝大多数生活在城市里的年轻上班族而言,一旦有了孩子且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除了爸爸或妈妈愿意牺牲事业,全心全意留在家里的“主妇”或“主夫”,其他家庭势必要接触到午托—早上把孩子送到学校,中午由午托班的工作人员到校门口将孩子接走,然后负责午餐、午休、下午将孩子送回学校,晚上则由父母将孩子接回家。

但午托班真的是孩子们安全的港湾吗?近日,东方今报平漯新闻周刊记者调查后发现,存在于各中小学附近的午托班数量不菲,但各种乱象也不容忽视。更让人吃惊的是,承载着无数父母希望的午托班,竟然无任何标准可言,甚至找不到任何监管部门与之相对应。东方今报见习记者 田园 苏小萌 卢芳伟/文图

近些年来,午托班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成为各中小学校园附近一道风景。一到中午放学的时候,各中小学校园大门前,除了一部分家长外,高举着午托班字样招牌的男男总显得十分抢眼。很快,这些举着招牌的男女身后,就会汇聚一大群不同年级的孩子。按照午托班和这些孩子家长的约定,这些小家伙将在午托班吃午餐、午休,下午再由专人送到学校门前。

平顶山市民孙先生觉得把孩子送到午托班给自己省了不少事儿。孙先生自己做点小生意,每天都忙着进货送货,妻子在某私企上班,女儿每天的上学放学都是妻子负责,后来妻子的公司搬家,离女儿的学校较远,为了不让女儿来回折腾,孙先生在女儿学校附近找了家午托班,“孩子不用来回折腾,我们俩也不用再操心了” 。孙先生称,女儿上二年级的时候就送进了午托班,现在上四年级了,一直都很放心,他甚至认为孩子上午托班还可以培养独立性。

张女士的儿子在体育路小学上五年级。眼看着还有一年就要小升初了,为了给孩子留出更多的学习时间,张女士在儿子同学家长的推荐下,把孩子送到了校外某午托班,“他们班有好几个同学都在这家午托班,听说老师管得还比较严” 。

午托班逐渐成了部分学生家长的“刚性需求”。那么,平顶山的午托市场到底有多大?据了解,目前市区规模比较大的公立小学,在校学生总数均在一千到两千人之间,其中卫东区雷锋小学仅四、五、六年级就有1200多人。“我们学校有上午托班需要的学生占到学生总数的10%~15%。”雷锋小学江校长告诉记者。一般午托班都是设在学校附近的居民楼里,受场地大小的限制,午托班人数多在20人左右,这样,仅一个小学附近就需要至少十几家午托班才能满足市场需求,全市就需要上百家午托班。

“如此庞大的午托市场,难免会出现鱼龙混杂的情况。有没有统一的标准去衡量午托班?或者相关的职能部门先帮我们把把关?万一孩子在午托班出现意外,该由谁来负责?”市民李女士去年把上四年级的儿子送进一家午托班,“孩子贪玩,爱打游戏,把他送到午托班就是想找个老师管着他,省得他放学乱跑”。

“我在给孩子选午托班的时候,前后看过很多地方。有的午托班为了在有限的地方多收些学生,就让女生睡床,男生打地铺。还有的床挨床,一间二三十平方米的小屋子里摆了10张上下铺。”市民胡先生很无奈,“这么多人挤在一间小屋子里,万一出现火灾,跑都跑不及。就算没有意外,空气也不好啊!但没办法,学校附近的午托班都差不多,没有多少选择余地。”

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其中两间卧室分别改造成孩子们的休息室,一间卧室里面放着十来张高低床,而另外一间放着一组厚床垫。也许是为了打消记者的顾虑,孙老师特意领记者进卧室,指着摆在地上的厚床垫告诉记者:“你知道我为啥不放床?就是怕小男孩儿们淘气,从床上摔下来”。

同样是出于“安全”考虑,在光明路小学附近的一家午托班的做法与上家如出一辙。“我们的午托班在一楼,两室一厅外加一个大院子,有空调,有暖气。男生是地下铺木板,上面铺垫子睡在地上,女生是睡床上。”午托部的负责人如是解释。

因为黄楝树社区紧临雷锋小学,记者在该社区很容易就找到了5家午托班。但由于正赶上端午节放假,记者只顺利进入了一家午托班。记者看到,该午托班是一套四室一厅的房子,其中三间房布置成了教室。余下的一间屋子是午休室,床挨床放了十张上下铺,整间屋子的剩余空间不足2平方米。

该午托班只有一台柜式空调,放在午休室隔壁教室的西北角。孩子们要想吹着空调睡觉,必须把电扇放在午休室门口,借助电扇把隔壁的冷风吹进屋里。此外,记者走访的这几家午托班内,没有看到一家放置灭火器等消防设备。

在一家午托班的宣传名片上,记者看到上面写着按照送孩子时间的不同,分别有午托、日托、晚托、周托,并在名片上注明:本中心专人接送,在午托班就餐,照顾日常生活,辅导学习;开设书法、美术班、文化课辅导班以及周六、周日假期班。该午托部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即将推出的暑假班有全天班和每周的一三五或者二四六等多种类型,后者每天上课两个半小时,全天班的上课时间为每天上午八点半到下午五点半,“如果暑假只负责看看、辅导作业,一个月就800元,周六、周日不上课。如果需要辅导书法、美术的线元”。

记者发现,在该午托班卧室的墙上,张贴着很多手工水彩画,“这都是俺们自己画的,客厅黑板上的字也都是俺丈夫写的,书法都是他教的,有时候忙不过来也有老师过来教课”。当记者继续追问聘请的教师是否有教师资质时,老板娘并没有正面回答,只说“反正已经毕业了”。

“我们的老师都是讲奥数出身,每周会有200名学生来听奥数课。”雷锋小学附近的一家午托班负责人一再给记者强调他们“强大”的师资力量,“现在我们这都是专职老师,午托班平均一个老师辅导5个孩子。虽然没有,但是他们工作都足够认真。奥数班我们请的都是培训机构

随后,记者又来到园丁午托家教中心,这家午托班的宣传名片上写着:午托、日托、周托和常托,由中心路小学高级教师重点辅导文化课。“平时的午托班一、二年级收300元,三、四年级收350元,五、六年级收400元,而日托班是一天管两顿饭,外加辅导作业,一个月600元钱。”

于是,记者再次以暑假没时间看孩子,想送孩子进午托班为由进行问询,“假期会讲一些奥数和作文课,再辅导作业。”当记者咨询上课的老师是否有资质时,这位老师说:“我自己教的话,孩子学习我心里有数,因为我是退休老教师。”随后,她便给记者看了她的高级,“教师这是个良心活”。

孩子送进午托班,安全能有保证吗?出了问题谁负责?“俺这儿绝对不会让孩子出去,万一有人要接孩子,我们立刻会给家长打电话联系核实。比如现在,天热了,放学进入午托班后,我们根本不会再让他们出去。”一午托班的负责人孙老师信心满满地向记者打包票,“我们下午一般都是快打预备铃时才组织学生去上课,目的就是减少学生在校外的逗留时间,直接进学校上课。”

“能否签订一个《午托服务委托协议书》,明确委托期限、收费标准、双方权利义务以及违约责任?”对于记者提出的要求,孙老师的回答是:“你要相信我,你就把孩子送来,签啥协议书啊!我人就在这儿,房子也是我的,有的孩子从一年级就开始在这儿了!”卫东区一个名为金豆的午托班的负责人也拒绝签类似的协议:“俺都干十来年了,都没有签过。你只要把钱一交,俺们在本上就记住了。”

那么,学生家长怎么看待《午托服务委托协议书》?采访中,一位刘姓女士表示,女儿小学一年级就送午托班了,今年已经五年级了,“第一年的时候我和午托班的负责人签了一个类似的协议,后来的几年就没再签了。我觉得,都成熟人了,没必要再签了。”

采访中,另外一些家长的回答大同小异,大多数觉得“签不签协议无所谓,反正不会有啥事”。而少数家长则表示,送孩子进午托班的时候希望签一个类似的协议,但很多时候对方不愿签,“想了想也就算了。总不能因为对方不签协议就每天早中晚接送孩子啊,太耽误时间了”。

“我开午托班都七年了,一直没有办任何证。不是不想办,是找不着地方办,而且这期间一直没有人来检查过。据我所知,不光我们这一家,全市就没有一家有证的午托班。”雷老师之前是某私立学校的老师,因为不满当时的工资收入,就从私立学校辞职,开了午托班,“开午托班其实不用扎太大的本钱,不用办证不用交税,只是前期招生费点儿劲。如果住宿条件好、伙食好、功课辅导得好,后期自然会有学生帮你宣传。因为大家都没有证,所以也就无所谓正规不正规,关键比的是口碑。”

“现在午托市场鱼龙混杂,门槛太低,有的人租间房子就能开午托班。我们也希望能办理正规手续,这对我们也是保护,但是跑了很多部门都办不下来。”新程街小学附近午托班负责人刘老师告诉记者,自己办午托班已经4年了,2012年曾因为学生生病和家长发生过纠纷。“没有标准来衡量午托班,遇到些问题也只能摸索着处理。我们能做的就是尽自己的良心,完善些、再完善些。”刘老师说。

记者先在网上百度搜索“午托班管理办法”,但搜索结果显示,平顶山市并没有具体的关于午托班的相关文件,甚至目前国家也没有出台规范午托班的规章制度。随后,记者又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发现2011年7月,郑州市教育局曾起草的《郑州市午托机构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是距今关于午托班管理的年份较近的文件。该《办法》明确教育行政部门为午托主管部门,同时,教育、工商、公安和消防、食品药品监督、卫生、物价等部门分别负责午托部的设立审查、注册登记、消防安全、餐饮服务、收费行为等方面的监督管理工作,但由于该暂行办法还未取得市政府批示,午托班的行业监管依然处于线年,相关部门是否有新的管理规范出台?记者对《郑州市午托机构管理暂行办法》中提到的教育、工商、公安和消防、食品药品监督、卫生、物价等部门逐一进行了电话联系,得到的答复均是“没有办过午托班的证,这事儿不归我们管”。

6月4日下午,记者来到了平顶山市行政审批服务大厅。在五楼教育局窗口,记者表示,“想办一家正规午托,询问如何办证”。该窗口一位女性工作人员听后,告诉记者:“初中以下,含初中的教育机构都放在区里面办,初中以上的在市教育局办。所以,你还得到所属区教体局的社会力量办学科去办理相关手续。”

那么,午托班必须要办证吗?面对记者的提问,该工作人员笑笑说:“没有规定必须要办,至少目前为止我们听说的很多中小规模的午托班都没有特别完善的手续。不过按正规程序来说,这些证照之类的都需要办,但这得看你们准备办多大规模了。如果只是在家里面小规模的办午托班的话,很多证件显然就用不着办了。”

按照教育局工作人员的提示,记者又来到平顶山市湛河区教体局社会力量办学办公室,记者以“想办一个午托班,但是不知道需要哪些证件和手续”为由进行咨询,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称,教体局只负责教育培训学校的,午托班不归教育局管,“午托班是管理小孩中午睡觉的,应该是工商局负责管理吧!”

而在卫东区教体局社会力量办学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午托班如果是只负责学生午休、吃饭的话,那就不归教体局管了。但如果包含作业辅导、文化课培训的话,教体局就要负责监管了,最起码相关老师要有。”那么,工商、公安和消防、食品药品监督、卫生、物价等部门是否负责午托部的注册登记、消防安全、餐饮服务、收费行为等方面的监督呢?

记者在市行政审批服务大厅,咨询了公安消防窗口的工作人员,得到的答案是:“消防部门只负责公共区域的消防监管,午托班多是在居民家中,不属于消防监管范围。”随后,记者又来到了一楼工商局的服务窗口,工作人员听到记者想办午托班,第一反应是:“午托班现在不是查得严,不让随意办了吗?”记者追问是哪个部门在查,该工作人员说:“前一段看到有媒体报道过午托班出现恶性事件,但是具体哪个部门管,不是太清楚,反正工商局没给午托班办理过相关证件。”紧接着,记者又拨打市卫生局办公室电话,得到的答复依旧是:“没有给午托班办过证。”

“午托市场相当大,涉及的孩子数量众多。但现在午托班就像个没人管的孩子,舅舅不疼姥姥不爱。”采访中,市民张先生表示很担心,“现在是没有出大事儿,一旦发生一起严重的恶性事件该咋办?未雨绸缪,提前把很多问题考虑到岂不是更好?”